西交利物浦大学4+0本科项目招生怎么样

西交利物浦大学4+0本科项目招生怎么样

QS发布的2021年世界大学排名中,在上榜的中国内地高校中位居并列第46位;在泰晤士高等教育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学科评级中, 21个学科榜单中榜上有名、七个学科评级中被评为A级西交利物浦大学(简称“西浦”)是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于2006年在苏州合作创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鲜明特色的新型国际大学,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士学位和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位授予权,被誉为“中外合作大学的标杆”和“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探路者”。

在校园学习中,西浦拥有国际化的育人环境,严格的国际教学质量监控体系,以学生自治、学校引导服务为核心的学生工作体系及四大导师体系。西浦将学生看做“年轻的成人”,以学生健康成长为根本、以兴趣为导向、以学习为中心,培养学生的自主意识与团队精神。

这所强强合作的中外合办大学继承和发挥了两所母校传统的理工管优势,融合东西方教育体系精华,并借势中国经济的强势崛起,吸引全球优质资源,加强研究导向型综合性大学建设,逐渐在国际高等教育领域崭露头角。

本科毕业生可同时获得中国教育部认可的西交利物浦大学本科毕业证书、学士学位证书以及国际认可的英国利物浦大学学士学位证书。2021年西浦在校学生规模已达到1.8万人,学生和教师来自近100个国家和地区,构成多元活跃的国际化社区。此外,西浦按照世界知名大学标准全球选聘师资,拥有一流的师资队伍,现有教师1000余名,专业课教师大都拥有国际知名大学博士学位和丰富的教学与科研经验。

西浦坐落在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千年古城——中国苏州,一个与时俱进、对世界开放的现代化城市,其GDP长期保持在国内前列,特别是其国际闻名的中国-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汇集着大量世界五百强和国际合作企业及研发机构,为坐落于其中的西浦的持续发展提供了无与伦比的经济社会生态和广阔的发展腹地。

近年来,通过深度整合行业及社会资源,西浦慧湖药学院、西浦-集萃学院、西浦未来教育学院、影视与创意科技学院相继成立,为各领域教学提供了多样选择。

西浦目前开设45个本科专业、53个硕士专业和16个博士专业,涵盖理学、工学、管理学、经济学、文学、艺术学、教育学7大学科门类。

在未实施高考改革的省、市、自治区,西浦招生专业分为数学类、生物科学类、电子信息类、工商管理类、建筑类、外国语言文学类六个大类。

西浦多个学科,如会计学本科专业,建筑学本科专业,工业设计本科、硕士专业,电气与电子工程系,土木工程系等都获得了国际专业组织认证,这直接提升了毕业生在全球行业机构及国际商业组织中的竞争能力。

西浦2021年拟增设的2个本科专业:应用统计学和微电子科学与工程,也已获得教育部批准。其中西浦慧湖药学院的应用统计学(生物统计方向)是典型的交叉学科,弥补了国内生物统计学方面的人才缺口,整合了西浦生物、化学、数学、环境与公共卫生、计算机科学等领域的师资力量与资源,为学生提供可以和欧美同类型培养计划相媲美的系列课程及科研指导;西浦创业家学院(太仓)芯片学院的微电子科学与工程专业旨在培养在集成电路和芯片领域的具有专业基础的国际化行业精英,其 “融合式教育”的培养模式,可将通识、专业、行业、管理、创业教育有机结合。新增本科专业将纳入国家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计划,并计划于2021年秋季招生。

西浦专业课采用全英文教学,为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全英教学环境,西浦语言学院英语语言中心为所有新生设置了特色EAP(学术英语)课程。相较普通大学英语,EAP课程旨在培养学生在英语环境下开展专业学习的能力,如用英语听讲座、记笔记、查找文献、撰写论文等。学院也为大二学生提供以专业为导向的英语教学,为学生的专业学习打下基础。

EAP课程不但可以提高学生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也能够培养信息获取能力以及批判性思维。

同时,学院还提供大量免费语言辅导课程,其中包括雅思、托福等国际考试辅导,英文简历辅导等,为学生的学习、升学及就业保驾护航。

近三年来,西浦毕业生升学质量稳步提升,进入QS世界大学排名前十、前三十、前五十和前一百的高校深造的学生比例逐年增加。

截至2020年,西浦共有11届本科毕业生。平均超过84%的毕业生选择继续留学深造,其中,超过26%进入QS世界大学排名前十的顶尖名校,如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等。超过71%进入排名前100的世界名校继续攻读硕士、博士学位。

在就业市场上,西浦学子国际化的视野和就业竞争力已经赢得用人单位的高度认可,毕业生和校友也在全球就业市场崭露头角,广泛就职于亚马逊、谷歌、博世集团、Facebook、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国移动、华为、阿里巴巴、中车集团、百度等世界500强和中国财富500强企业;2020届毕业生进入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就职的人数也有所增加。

从前,我相信每个男人一生中在深处都会有一个关于女人的“原型”,他最爱的就是那个像他“原型”的女人。虽然我是个女人,但是我深处的“原型”也是关于女人。一个“原型”的女人,如高峰冰寒地冻濒死之际升起最美的幻觉般,潜进我的现实又逸出。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绝美的“原型”,如此相信四年。花去全部对生命最勇敢也最诚实的大学时代,只相信这件事。如今,不再相信,这件事只变成一幅街头画家的即兴之作,挂在我墙上的小壁画。当我轻飘飘地开始不——再——相——信,我就开始慢慢遗忘,以低廉的价钱变卖满屋珍贵的收藏。也恍然明白,可以把它记下了,记忆之壶马上就要空,恐怕睡个觉起来,连变卖的价目单都会不知塞到哪儿。像双面胶,背面黏上的是“不信”,同时正面随着黏来“残忍的斧头”。有一天,我如同首次写成自己的名字一样,认识了“残忍”:残忍其实是像仁慈一样,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上,恶也和善具有同等的地位,残忍和恶只是自然,它们对这个世界掌握一半的有用和有力。所以关于命运的残忍,我只要更残忍,就会如庖丁解牛。挥动残忍的斧头——对生命残忍、对自己残忍、对别人残忍。这是符合动物本能、伦理学、美学、形而上学,四位一体的支点。二十二岁逗点。3水伶。温州街。法式面包店门口的白长椅。74路公交车。坐在公交车的尾端,隔着走道,我和水伶分坐两边各缺外侧的位置。十二月的寒气雾湿车内紧闭的窗墙,台北傍晚早已被漆黑吞食的六点,车缓速在和平东路上移行,盆地形的城里上缘,天边交界的底层,熨着纤维状的橙红,环成光耀的色层,被神异性的自然视景所震撼的幸福,流离在窗间,流向车后车流里。疲惫沉默的人,站满走道,茫然木立的,低头瘫靠座位旁的,隔着乘客间外套的隙缝,我小心地穿望她,以压平激动不带特殊情感的表情。“你有没有看到窗外?”我修饰我的声音问她。“嗯。”微弱如羽絮的回声。一切如抽空声音后,轻轻流荡的画面,我和水伶坐在双人座的密闭车内,车外辉煌的街景、夜晚扭动的人影,华丽而静抑地流过我们两旁的窗玻璃。我们满足,相视微笑,底下盲动着生之黑色脉矿,苦涩不知。4一九八七年我摆脱令人诅咒的联考制度,进入大学。在这个城市,人们活着只为了被制成考试和赚钱的罐头,但十八岁的我,在高级罐头工厂考试类的生产线上,也已经被加工了三年,虽然里面全是腐肉。秋天十月起住进温州街,一家统一超商隔壁的公寓二楼。二房东是一对大学毕业几年的年轻夫妻,他们把四个房间之中,一个临巷有大窗的房间分给我,我对门的另一间租给一对姊妹。年轻夫妻经常在我到客厅看电视时,彼此轻搂着坐靠在咖啡色沙发上,“我们可是大四就结婚的哦。”他们微笑着对我说,但平日两人却绝少说一句话。姊妹整晚都在房间里看另一台电视,经过她们门外传来的是热络的交谈,但对于屋里的其他居民,除非必要,绝不会多看一眼,自在地进出,我们仿佛不存在。所以,五个居民,住在四房一厅的一大层屋里,却安静得像“哑巴公寓”。我独居。昼伏夜出。深夜十二点起床,骑赭红色捷安特脚踏车到附近夜市里买些干面、肉羹或者春卷之类,回到住处边吃边看书,洗澡洗衣服,屋内不再有人声和灯光。写一整夜日记或阅读,着迷于齐克果和叔本华,贪看灵魂的各类书,也搜集各色“党外”周刊,研究离灵魂最远的政治闹剧的游戏逻辑,它产生的疏离效果,稍稍能缓和高速旋入精神的力量。清晨六七点天亮,像见不得光亮的夜鼠,把发烫的脑袋藏到棉被里。状况佳是如此。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整晚没吃任何一顿,没洗澡,起不了床,连写日记与自己说话、翻几页书获得一点人的声音,都做不到,终日里在棉被里流淌蓝色和红色的眼泪,睡眠也奢侈。不要任何人。没有用。没必要。会伤害自己和犯罪。家是那张蓝皮的金融卡,没必要回家。大学暂时提供我某种职业,免于被社会和生活责任的框架压垮,只要当成简陋的舞台,上紧发条随着大众敲敲打打,做不卖力会受惩的假面演出,它是制造垃圾的空荡荡建筑物,奇怪的建筑,强迫我的身体走进去却拒绝我的灵魂,并且人们不知道或不愿承认,更可怕。两个“构造物”,每天如此具体地在那儿,主要构成我地供人辨识,也不断地蠕动着向我索求,但其实抽象名词比不上隔壁的统一超商更构成我。不看报。不看电视。除必点名的体育课外不上课。不与过往结识的人类做任何联络。不与共同居住的人类说话。唯一说话的时刻是:每天傍晚或中午到辩论社,去做孔雀梳刷羽毛的交际练习功课。太早就知道自己是只天生丽质的孔雀,难自弃,再如何懒惰都要常常梳刷羽毛。因为拥有绚丽的羽毛,经常忍不住要去照众人这面镜子,难以自拔沉迷于孔雀的交际舞,就是这么回事,这是基本坏癖之一。但,却是个没有活生生众人的世界。咱们说,要训练自己建造出自给自足的封闭系统,要习惯“所谓的世界就是个人”这么样奇怪知觉的我,要在别人所谓的世界面前做淋漓尽致的演出。因为时间在,要用无聊跑过去。英文说run through,更贴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